您当前位置: 新闻> 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发表评论

作者:ca88-亚洲城官方网址-亚洲城游戏官网      发布时间:2019-10-31 08:43:08

  也许,这不是离死亡最接近的一次,但,可以肯定的,这是最突然且没有準备的一次。

  昏沉,意识涣散,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像是有人直接把脑门关上,里面的东西出不来,外面的东西强硬的想要进入。

  没有人生跑马灯,是否这代表还没有濒临死亡界线?还是因为老是在触碰这条禁忌领域,跑马灯决定休工几天,或是乾脆决定罢工离职?辞呈上写得理由是太常加班。

  时间的概念、自我的概念、身边的感觉……这些东西都是在大脑可以运作的前提下才产生的出来,念头与想法断断续续的无法连结,理解更是天方夜谭,甚至有种自己高高俯视着自己的感觉,不知是否是灵魂受不了的离家出走?

  很多久病在床或是因为重大伤害而昏迷的人,在清醒之后最常提到的就是黑暗中的声音,那把自己从黑暗中解救出来的天籁,循着声音,就如同是循着归途的指引,自己是迷失在自我意识之中的流浪者,重重曲曲的,只能倚赖着时有时无的一点方向。

  意识重新清晰,这感觉,就像是灵魂重新回到体内,缓慢的,一切回归到正常的位置。

  耳朵张着,入耳的是轻轻的风声还有拂过叶子的轻响,宝特瓶在地面上滚动的碰撞声。

  鼻子嗅着,闻到的是一点点的清香,不浓,是女孩子身上特有的迷人味道,甚至还有一点香水的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感觉到自己的头正枕着软软的东西,是李师翊的大腿,隔着制服长裤,感受到她的体温,还有只素手贴在自己的额头,素手的主人一边轻声叫喊一边难得温柔的抚着陈宗翰的额头和头髮,闭着眼睛,所以陈宗翰看不到现在李师翊是做何表情。

  在李师翊的印象中,陈宗翰从未像现在这幺的宁静过,她查看过宝特瓶,看不出一点端倪,虽然不清楚是怎幺一回事,但她知道陈宗翰现在的情况不太好过,她没有去移动陈宗翰的身体,避免外在的因素带来不可重来的灾难,坐在地面上,用大腿枕着陈宗翰的头,一阵轻风吹过,髮丝柔柔的飞起。

  看着陈宗翰没有表情的脸庞,李师翊不知为何的不太紧张,也许是因为目睹耳闻这个男孩太多次化险为夷的经验,总觉得他不该会是死在捡宝特瓶这个愚蠢动作的人,只是轻唤着他的名字。

  很少有机会仔细端详一个人,毕竟一直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唯一的机会,就只有当别人熟睡时,昏迷也是同样的意思。

  上一次有这个机会是他们帮李天曦解冻之后,只是当时李师翊把全副精神放在帮他脸上增加涂鸦的美妙壮举上,而现在,李师翊拢着长髮,低头,端详起男孩不算是帅气的脸庞。

  没有阳刚的浓眉,但也不算是稀疏,眼睛是普通的单眼皮,睫毛没有长的有电人的感觉,鼻子没有西方人特有的挺拔,但也不算是塌,嘴唇不厚不薄。

  没有是西方帅哥阳光灿烂般的帅劲,东洋类型的俊美也扯不上边,看不出忧郁的气质,更没有需要长时间沉澱出的高贵涵养,甚至连高大宽厚也称不上。

  李师翊一下子竟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陈宗翰这个人,没有太强烈的特色,也缺乏邻家男孩的感觉,身高不高不矮,长相不算帅也谈不上丑,没有强烈的壮硕感却也不单薄,根据一直以来的相处,李师翊知道他不算是聪明但也不是不学无术。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像是上天造人的刻意作品,让他都踩在中线上,不高不低。

  李师翊自然的把手搁在陈宗翰的额头上,不特别白或是黑的皮肤让陈宗翰不特别显眼,不知为何,这幺不特别的男孩有着这幺突出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也让李师翊无端的安心,即使她从来都不肯承认。

  动了一下,李师翊飞快的收回自己的手,眼神恢复清明,刚刚的所想所思彷彿从来没有存在过。

  虽然还想赖在李师翊的腿上,但醒了过来的陈宗翰没有这幺厚的脸皮,脑袋还是有点钝钝的,像是连续两天没有睡觉,硬是要撑着眼皮把游戏破通关时的感觉,坐起身来,李师翊关心的问说「怎幺样?」

  「不舒服」徒劳的用力揉了揉脑门,那种钝滞感依然还在「我昏过去多久了?」

  看着左手腕内侧的淡紫色手錶,说「五分钟左右,刚刚你是怎幺了?突然就倒了下来」

  「我也很想知道」陈宗翰还是揉着脑袋,头髮被他弄得一团乱「我记得我是打开了那个宝特瓶」同时把那个是罪魁祸首的保特瓶放在左眼前,看里看外「没有东西了,不过的确是异能,你还记得之前那个倒在走廊上的学弟吗?」

  李师翊接着他的话说「就和你一样,突然就昏倒,那你搞清楚是怎幺一回事了吗?」

  拍拍灰尘,站起身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陷阱,那个异人不知怎幺办到的把他的异能稳定的藏在宝特瓶里,当我打开瓶盖的时候,就像是拉开手榴弹的拔捎,里面的异能从瓶口一口气的冲出来,我就昏倒了,还差一点就挂了」

  听着陈宗翰平静的分析,李师翊起着鸡皮疙瘩,如果,捡起宝特瓶的人是她,或是其他不是陈宗翰的别人,那下场又如何?那倒霉的学弟还有清醒的一天吗?

  「我是说异能」陈宗翰没事人般的拿起回收桶,把方才差点夺走他生命的宝特瓶踩扁,丢在一起「我昏倒是因为强烈的音频打乱我脑袋的频率,理科教室的玻璃製品都碎掉也是因为这样,而大王和学妹的坠楼则代表他的异能不单纯只有频率,甚至能物理上的碰触到人体」

  频率这种东西很抽象,也几乎没有什幺方法可以防御,加上没有散发出敌意的沉默陷阱,陈宗翰就着了道,无形的杀手,难以防範。

  比起稀奇古怪的异能,陈宗翰更纳闷的是那异人,对方似乎很聪明,觉醒没多久就懂得做这种要人命的陷阱,还有,陈宗翰捡起被丢出的宝特瓶这件事情,究竟是纯属巧合还是意欲就是如此?

  陈宗翰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一直都很自豪的感知能力,最糟糕的是自己已经曝光,而自己到现在都还搞不懂对方是谁!

  回到班上,陈宗翰直接就趴倒在桌上,连正在震动的手机也没有起来回应。

  对于这种情形李师翊有些担心,她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幺忙,一直都是这样,自己拼命的想要参与其中,到头来却连分忧都办不到,她不喜欢这种无力感,这很陌生。

  陈宗翰难得觉得有些没力,可能是那强烈的音频确实打乱了陈宗翰的脑袋瓜,懒懒的,真气流动是没有阻碍,但总是缺少一点活力。

  很少见到李师翊尝试去逗笑别人,她真的很不擅长,看着李师翊故意在找些话题聊,还在其中穿插不怎幺好笑的笑点,陈宗翰还是笑了,只是笑的不是话,是人。

  「没有什幺,大小姐」陈宗翰支着脸注视着面前美丽的人,眼神里带着笑意,好似看透了李师翊的想法。

  李师翊闪避了下他的目光,然后又很不满的回瞪回去。

  「你好点了没?」陈宗翰点头,李师翊说「那你想到什幺方法去抓出那个嚣张的异人了吗?」

  「想不到」陈宗翰有点懒洋洋的,把下巴埋在圈起来的手臂里。

  李师翊看着陈宗翰一点也不着急的模样,有点来气「难道你什幺也不做吗?」

  李师翊还来不及接着驳斥陈宗翰这种她看不过去的样子,温馨就在教室门外朝着陈宗翰招手,她笑笑着,看到陈宗翰似乎很高兴,李师翊看着窗外,那模样,就像是一直都是看着窗外,没有开口说过话。

  陈宗翰走到温馨的面前,后者里里外外的寻视着陈宗翰,开口说「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有怎幺了吗?」

  温馨看起来不怎幺相信,嘴巴上有点心不在焉的说着话,一直盯着陈宗翰上下猛瞧,似乎想要看出什幺端倪来,陈宗翰带着点懒意的搭话,结果两个人也没谈上几句便分开,看在其他人眼里就又变成八卦的材料。

  人这种生物很有趣,他们很喜欢观察同类的行为,然后再以自己主观的想法去描述客观的事实。

  主客观的变换很多时候十分重要,所以,陈宗翰现在尝试着把自己放到那差点杀了他的异人的思考位置上,用同理的心理学角度,自己像是突然发了横财的暴发户,同时带点自满,不喜欢锦衣夜行的滋味,那会有怎幺样的行为呢?

  任何人都会想要张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不论是神职人员还是罪犯,特别是自己的与众不同不是什幺吉他弹得比别人好或是成绩比别人高这种等级,而是更奇特一点的,异能,异于常人。

  陈宗翰何尝没有这种想法,李师翊的这种渴望更是简洁的很明显,他们在追求强大的同时不就是在追求突出?不愿与庸庸碌碌之辈为伍,很多时候,办到这件事情的代价是高昂的,异人的天赋是与生俱来,可以说是类似乐透的随机中奖率,更重要的是,那种不平常很酷!

  可以想像到如果一觉醒来发现到自己身上的变化,错愕、恐慌、惊奇,然后会开始尝试,试试自己到底做得到哪些什幺事情。

  自满,自我意识膨胀,俗话说:有钱的人胆子就大,相同的,力量越强大的人越是气燄嚣张。

  很多时候,平凡人拥有太过强大的力量,是悲剧的序曲。

  很细微的感觉,几乎不可以称之为是明确的感觉,可陈宗翰就是觉得有人在盯着他,没有原因,没有证据,不过是类似于幻想症般的臆想。

  陈宗翰认为十之八九就是那名异人,没有几个人愿意自己的地盘里有另一个相当的敌人,一山不容二虎,可能是陈宗翰没有沉眠于那个宝特瓶陷阱,才使得陈宗翰的平凡假象出现一丝破绽,怀疑了起来。

  双方都在等待,陈宗翰想要知道对方的身分,对方想要知道陈宗翰是敌人还是同伴,也许早就被认定为是敌人了。

  在这和以往没什幺不同的日常生活中,最大的相异点就是温馨的时常照访,这次她带来了她新烤的饼乾,和之前一样的装在塑胶盒内,偷偷的把它偷渡进到教室,避开所有可能来袭的对象,保护着属于高中的青涩滋味。

  左右观察,李师翊在整里讲台抽屉内的粉笔、王雅婷和蔡仪婷乐呵呵的聊着天、楚轩华埋头在讲义之中、王志豪与朱士强都不在班上。

  很好,陈宗翰暗恃,静悄悄的打开塑胶盒上的蓝色盖子。

  脸往左边闪开,一股没有形体、没有气息的东西冲出来,耳膜胀胀着,脑袋无法避免的产生滞怠感,和打开保特瓶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这次吸取了教训,没有被正面击中。

  平静的,盒子里面的饼乾都碎成了小小的,音频的异能被环境给平衡消弭,没有留下什幺可以追寻的线索,可能便是这个原因,这种异能没有什幺气息可言,导致陈宗翰一直无法掌握对方的行蹤。

  比起逃过一劫的劫后庆幸感,更多的是可惜,沾起不到指甲大小的饼乾,放进口中,和之前一样很适中的感动着味蕾,酥酥脆脆。

  陈宗翰不是没有怀疑就是温馨她,如果当真是如此,那陈宗翰就实在是太失格了,也代表他太容易被女孩子给弄得神魂颠倒,他当然是否定掉这种可能,他应该还没有无用到这种地步。

  大概吧,这种如同角色扮演游戏里的伙伴变成大魔王般的大转变剧情,好像不是这幺适合放到现实生活中。

  何况如果勇者不忍心伤害大魔王的话,那世界和平又要谁来维护呢?

  转开脑中莫名其妙的念头,正视目前说不出算不算是险峻的情形,最让人困扰的是难以预先知道袭击的来处,倚靠直觉是良策,但谁也说不準它会不会因为昨天晚上熬夜或是早餐的胆固醇含量太多而失效,这对一直以来都把感知当做第二只眼的陈宗翰来说,有些麻烦。

  现在範围再度缩小,对方是个能够碰触到温馨的饼乾盒的人,而且还是这个学校里的一员,应该是他的朋友或是同学之类的人。

  感觉上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就差最后的一点点确认。

  只能说在温馨的饼乾盒里放陷阱是对方的失策,暴露出了自己的身分。

  没有显示出名字,是一长串阿拉伯罗数字组成的没见过的手机号码,来的还真快。

  也许该归类为挑战信,里面只写着:放学后 体育馆旁的小树林

  节约得连注音符号都不想打上去,由这点就可以看出对方的不友善程度,也可能是为了要增加一些决战前的紧张气氛,如同是古代用弓箭传信的严肃程度,不愿染上开玩笑的成份。

  先是把饼乾盒推到李师翊面前,她说「怎幺都碎了」

  没说话的把那封简讯递到李师翊的眼睛下「这是在约战吧,像是武侠小说里约在什幺四周一片苍凉的荒野,或是西部牛仔的比拔枪分胜负之类的吧,怎幺突然这幺急?」

  「因为他等不及了」陈宗翰三两下解释了刚才的小遭遇。

  李师翊看起来也不是很担心他刚刚的死里逃生,托着腮说「蛮奇怪的,之前都很小心,小心不让自己被发现,可现在怎幺突然变得这幺急,还约决战,阿翰,只是因为看你不顺眼吗?」

  「我哪知道」陈宗翰摸摸鼻子说「反正就去看看他有什幺话说吧,然后再决定是要打他一顿就算了,还是打了一顿之后再把他丢去问素子有没有空牢房可以把他关起来」陈宗翰对自己第一次被关在那间餐馆那的牢房还记忆犹新,很希望有谁能和他分享一下这个经验。

  「总而言之,你就是要打他一顿就对了」听起来李师翊似乎也很接受这个想法。

  「当然,他搞的学校里风风雨雨,差点把我杀了,也差点把温馨学妹给杀了,还破坏公物,只是打他一顿他早就应该偷笑了」

  「那也要看你是怎幺个打法」李师翊中肯的说道。

  「我会拿捏的」陈宗翰毫不在意的说,不知道是否是在思量要怎幺打才能在物理上受最小的伤害,而心理上到需要看精神医生的程度?

  两个人都没有去考虑不存在的落败,这场谈判对他们而言就是把这恼人的事情结束的终点,用来惩罚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

  这个学校里面的小树林,平时不会有什幺人进来,就连情侣们想要暗地里浓情蜜意也不会选择这里,因为这里的蚊子真的很多,没有人会想要一边接吻一边打蚊子吧。

  原本在校园规划的时候,这里应该是打算做成小桥流水般的风情景緻,点缀上绿叶在风中的摇摆,心中生出远离喧闹的小小感慨。

  原本打算成为学生们的票选校园好去处的选项之一,结果因为缺乏妥善的照料,规划中的小河变成孳生蚊子的温床,不高的树木们东长西长的,杂乱无章法的缺乏整体感,没有成为学生们心中的好地方,反倒是不少校园鬼故事相应而生。

  李师翊自然不可能错过这场好戏,以一个陈宗翰好友兼帮手的身分,很不中立的参加其中。

  「人好像到了」李师翊指着小树林内,隐约看到有一个学弟的坐在小桥上,两只手神经质的绞着,陈宗翰点点头,走了过去。

  因为是坐着没办法精确的看出他的身高,但至少和陈宗翰相比是只高不矮,国字脸上的是黑色的粗框眼镜,衬衫在他身上看起来很搭,抿着的嘴唇看得出他的紧张。

  陈宗翰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抬头打量着他,忽视他身边的丽人。

  「费硕方」这应该是指自己的名字,陈宗翰颔首表示自己听到,冰冷的视线直视着眼镜下的双眼,费硕方不到三秒就移开头来,莫名的有种压力从对方的眼神中传出。

  费硕方产生一种错觉,陈宗翰吐出的这几个字词如若实质,在脑中不停的乱撞,树林的阴影像是被延伸放大,天空与地面被往上下推挤,镜头内只剩下陈宗翰高大的身影,压迫着,心中没来由的一抖一抖。

  「你知道你到底做了什幺吗?」陈宗翰的口气很平静,像是充满危险漩涡的平静海面,跌下之后才清楚当中的兇险程度,而自己正一只手攀着岸,被浪涛望深处捲着。

  费硕方自问自己的这个行动是不是太愚蠢了,虽然有人提醒说眼前这位学长的可怕,但这股压力是怎幺一回事?

  即使要到炎热的夏天,小树林内还是有着徐徐的阴森寒意,不知什幺时候,费硕方下意识的紧咬着牙齿。

  陈宗翰继续轻轻的说「你这种行为不知道给多少人带来了困扰,伤害了多少人,你知道,有些事情的代价不是你可以承受的吗?」

  费硕方也不知道是不想开口还是无法开口,只是一昧的听着陈宗翰隐藏着威胁的轻声说教,每一个音节都很清晰,焦距清晰的如同出自专业摄影师的娴熟技巧。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连续的追问句,陈宗翰等着对方的自白。

  「学长」费硕方的声音沙哑的连自己都没想到「我错了,对不起,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话」

  陈宗翰与李师翊都等着下文,面无表情,看着费硕方的眼神平静的近乎冷漠。

  话一出口似乎给了他无比的勇气,连咬字都清楚了不少,脱去懦弱,豁出去一般。

  「你找我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吗?」陈宗翰淡淡的语调。

  「我知道」费说方咬牙,说「我在教室外看到小馨把东西给你,我知道从前几天开始小馨就常常跑去找学长你,我不知道是什幺原因,最近聊天她也不停的提到你,她还说,你是她的守护天使」

  「我知道这不关学长的事,是小馨自己喜欢上你的,可是,我还是想要说清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彷彿空气的组成成份中有勇气这一项。

  好个十足的癡情少年郎,陈宗翰不胜感慨的想着。

  「好、好」陈宗翰被他的感情渲染的想要拍手鼓掌,强自忍下这股冲动,维持自己开始有点掉价的学长强势风範,装作不经意的说「所以你只是要跟我说这个吗?」

  「恩?对阿」费硕方理所当然的回应,脸有点红,看起来对自己刚刚的举动也十分的吃惊,正处于后悔、害羞、满足交杂的複杂心理状态。

  陈宗翰与李师翊交换了一个参杂着无奈与笑意的眼神。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Ammmi动漫